柠檬酸铵

印度新冠疫情泛滥为何急坏中国人?

发布时间:2021-10-05

  近日,印度被新冠疫情折磨的国破人怨,与此同时,国内也有一部分人因为印度疫情恶化急得团团转。这究竟是怎样一回事呢?

  原来随着印度疫情的不断恶化,印度的航空和货运部门已经开始限行,印度仿制药的供应倍受影响,价格涨到了很离谱的地步,许多癌症病人无低价药可吃。

  例如治疗肝癌的“索拉菲尼”4月份的价格仅售1100元一盒,到了5月份已经涨到了1350元每盒,中国的癌症病人再一次面临着要么吃高价药的正规药物,要么没钱停药的境地,这不仅是中国病人面临的尴尬,更是中国仿制药产业的尴尬。

  “仿制药”这三个字光是听起来似乎就像A货包包一般,给人留下彻头彻尾的假药、山寨药的印象,但实际上并非如此。

  从药物研发角度去看,普通药品共分为三种,专利药、原研药和仿制药。专利药和原研药指的是研发投入巨大,研发周期长,风险高,具有专利保护期的药物。当专利保护期到期后,一些企业提出申请制造出的同效药物被称为仿制药。

  仿制药并非是假药,而是被称为“非专利药”,它与原研药或专利药的活性成分、剂型、给药途径和治疗作用均相同,并且在法律上得到认可。之所以价格非常低,是因为仿制药不用担负巨额的研发费用和临床试验,投入的成本相对原研药而言微乎其微,一般来说仿制药的价格仅为专利药或原研药的1/3左右,极个别药物的价格还会更低,这对于家庭情况负担重的病人来说,使用仿制药是最划算的。

  既然如此,中国应该随处可见仿制药企业,可为何我国这类企业并不算很成功呢?这很大一部分因素是因为仿制药复杂的生产工艺。

  和原研药一样,仿制药同样需要做生物等效性试验,这个试验是确保仿制药和原研药是否等效、质量是否过关的关键步骤,而药品的研制并不简单。即使仿制药和原研药所用成分一致,但如果再生物制剂工艺等方面有所差距,药效很可能会有巨大的差异,比如辉瑞制药的枸橼酸西地那非平片(商品名:万艾可,俗称“伟哥”),2014年国内有企业在其专利到期后,对其进行仿制,价格远低于进口药,但不少消费者使用后还是愿意购买原版万艾可。

  另外,仿制药极其便宜的价格,使得逐利的中国药企望而却步。中国的药企一直停留在“自产自销”的阶段,许多癌症和重症患者急需的特效药、靶向药,国内药企几乎没有生产,即使有少数替代性仿制药,又因专利、生产工艺等问题而价格高昂。

  例如被称为“血癌”的白血病,医院通常会建议病人使用国内某医药公司生产的“万珂”,此药可以有效控制病人的病情恶化,但“万珂”一个疗程需要两支药剂,价格高达26000元,病人通常需要四个疗程才会有效果,算下来仅仅是控制病情,就需要花费超过十万元的费用;又或者是治疗非小细胞肺癌的易瑞沙,国内售价达到了5400多元每盒,患者每个月需要至少服用3盒,算下来需要花费超过16000元。

  再比如治疗白血病的“格列卫”,印度仿制药980元一盒,国内售价却高达23885元一盒;治疗多发性骨髓瘤的“来那度胺”,印度仿制药1989元一盒,国内售价23141元。越是效果好的进口特效药价格越贵,普通家庭几乎无力承受。

  尽管中国一直在做仿制药的出口业务,但与印度近几十年的经验相比,国内仍有许多需要学习的地方。钟南山院士曾说到:“我们国家虽然有这么多药,几万个获批,但基本没有药物能够跟原研药疗效相同。”

  据调查,国内仿制药大多是三仿或者四仿,药效有些还不及专利药、原研药的10%。反观印度的出口量,2020年占据全球出口量3860亿市场规模的20%,全印度3000多家仿制药厂,有119家获得FDA证书,供应全球医药体系60个治疗类别中的6万个通用品牌,能上产出500多种不同的活性药物,满足了北美31%,欧洲15.9%的药品需求。

  中国现有18.9万个药品批文,95%属于仿制药,规模超过5000亿,可5000亿的市场规模竟然没能催生一个全球TOP10的仿制药企,中国在仿制药领域还有很长路要走。

  “将特效药的价格打下来”,绝不只是一句话。我们常言生命无价,但在面对病魔时,贫富却足以左右生命,但贫穷不应该成为生命的原罪,希望以后不会再诞生像陆勇这样的药神。


友情链接:
连云港福客迈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科研,贸易于一体的专业销售食品添加剂的公司,公司拥有一支勇于创新的团队,主要经营食品添加剂产品主要有氯化钾,磷酸钠盐,磷酸钙盐,磷酸铵盐,磷酸钾盐,硫酸盐,柠檬酸盐,醋酸盐,双乙酸钠。